MORE


MORE.diary——小黑
Time:2007-02-06

坡有些陡,但还能站稳。


空气干燥得令人发慌,嘴唇的干裂使得我的微笑都有些僵硬。


冰箱坏了,储存的食物也开始腐败,番茄扁平而瘫软,散着异味。


我始终无法断定,他在离开的那一天,是否感受到我的存在,应该有吧,他是那样爱惜我。但是,如果有,为什么会咬我的食指,那么疼。


  Posted at  2007-02-06 00:56:47  Edit | Trackback(0)

Comments

谢谢你们:)
Posted by 小黑 ()  at   2007-02-12 09:43:09

怎么了
Posted by 小童 ()  at   2007-02-07 11:05:53

放也放不下

忘也忘不了

刚忘了昨日的梦

又分明看见梦里的一笑。。



呵呵,小黑,还是要开心哦。。
Posted by peter ()  at   2007-02-07 09:54:58

向其他方面想

这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
Posted by guojing (http://www.tdworks.cn)  at   2007-02-06 23:05:54

换了角度,坡就没了角度,站着的人有了角度,混淆了稳和不稳。
Posted by XUEFENG ()  at   2007-02-06 09:47:23

你们都成夜猫子了,怎么是好。
Posted by XUEFENG ()  at   2007-02-06 09:29:53
Updated